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世界史的結構(或色情片小史)-- 陳栢青

http://news.readmoo.com/2016/03/09/special-topic-of-mar-sodom/

日本報導作家中村淳彥曾對整個 AV 產業做出深入觀察,他提出 2007 年後日本 AV 經過長期的整肅,已經和之前都不一樣了:「和 AV 女優一起在現場工作的男性,不再是擁有不凡才能的創作者,詭異的黑幫商人或專屬拐騙壓榨的危險份子,而是累積經驗、專門製作供消費者發洩慾望的專業人員,是勤勉孜孜矻矻獲取商品利益的商人,以及敬業的製作員工。」

我且引述中村淳彥的感嘆,他說,對女優們而言,這的確算是「安全無虞的工作」了,是很乾淨很有安全感像是公車上廣告「所有手把全都消毒過了防火門請由兩側開啟」的環境,可他心裡真正想的是:「當 A 片完全丟棄了反社會元素,也就喪失了曾有的詭異成分和之前閃耀的熱情,」,他覺得以前A片是和電影一樣的「作品」,充滿挑釁和可能性,而現在呢?現在的A片只是給消費者寂寞時自己和自己來上一炮的「商品」而已。
...
...

A 片女優或男優最重要的分際是什麼?就如你剛提起溜池五郎,他也曾感嘆:「AV 女優將工作視為分內該盡的義務,也不是種好現象」,他覺得那種商務型的演技,其實會把觀眾急吼吼的慾望一棒打死。當然有人會想看上班族女郎午後的偷情,或 是秘密上司的辦公室。但沒人想看上班打卡制式的性交啊,釘書機一樣的穿洞,印表機一樣的輸出。好像一切蓋個章也就沒了。但這是個悖論,如果一個 AV 或 GV 演員能在上工時彷彿白兔一樣的無助,說不要不要,卻又強把人家的屁股往自己身上推,一邊說要死掉了怎麼辦,但拍片結束後能三指併攏在榻榻米上坐出正式跪姿 和大家鞠躬說聲辛苦了,慾望在此出現一條界線,影片終究只是影片,那是迪士尼一樣幻想的世界,誰都想進出自如,可這條界線要怎麼拿捏呢?
我真正想描述的是,世界是不是也是這樣?

哈哈~音響媒體與音響internet社群不也是?
一方面希望媒體與社群超然客觀,另一方面卻又希望媒體與社群對音響這商品提出主觀意見;
說好話,就被認為炒作;說壞話,就被認為詆毀;
啊?褲子是要脫不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