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黑暗民歌:民歌公主、情歌王子、熱音社學長到宰制論 -- 黑郎黃大旺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45063?utm_campaign=sharebtn&utm_medium=facebook&utm_source=social2016

隔著文創園區的窗戶,我看到某個EMBA品酒社,借了一間備有黑膠唱盤的空間舉行品酒會。老闆說:「喝酒一定要聽黑膠才爽。」
另一個看起來像主管的中年大叔,從唱片背袋裡拿出了一片台壓版的「平克.佛洛依德」,並且說他到現在還只能習慣B面的曲子。唱盤禁不起同桌人們高談闊論時的拍桌,不斷跳針滑片。
另一個人拿出了一片也是台壓版的某英國?前衛?搖滾團,他看著英文拼音卻讀不出來,聽到前奏就覺得自己前衛、離經叛道,手上的30年窖藏變得溫潤怡人,然後就虧隔壁微醺的OL。「在我聽這首歌的時候,妳大概還沒出生吧?」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