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由120 fps/4Kx2K pixles談起 -- 李安x童子賢


http://youtu.be/l0JPLxG_ZJw

這很值得看,李安談到,因為少年Pi的3D經驗,讓他搞起120pfs;
妙的是,當fps高,resolution也高,演員一旦化妝,看來就很假,甚至連演戲看起來都很假,而且連光也不對;
李安舉個例子,鏡頭中有八個人,因為解析度高,得讓這八個人都看來很清楚才行;
品質夠高,訊息充足,電影看來就很好看,這會為電影會帶來新的手法、語言。

這幾年我搞音響有同樣的感想,我們回過頭來想,在類比時代,對音響的要求是否有如今那麼高?

事實上,該是CD出現後,CD的高頻寬與高動態讓喇叭與擴大機顯得能力不足,於是喇叭與擴大機越做越大,品質越來越高;
而我自己是因為搞DRC,壓低空間效應後,器材的本質就大幅凸顯,優劣不足都非常清楚,因而讓我由DAC、電源、擴大機、喇叭一路要求。

李安說,高解析度大家都在拍動作片,但他認為最可貴的是看到人的臉,李安說那是第一人稱的電影。
這也與錄音相同,事實上,多半狀況下,錄音經過音響再生後的細節往往比你人在演出當場聽見的還要多,因為你的耳朵並不會貼在樂器上,而麥克風卻是在那位置。

又,李安說,拍digital去模仿膠片不太make sense;
確實啊...藝術的重點在於你想呈現啥,再來決定怎麼呈現,用啥呈現。

李安說到,摸索這120fps的過程,發現有些東西拍了一百年都是錯的...
同感,我這幾年摸音響也發現數十年來音響習慣的招數,錯誤的真是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