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侯季然談"四十年"

http://www.funscreen.com.tw/headline.asp?H_No=637

這部紀錄片叫做「四十年」,而非「民歌四十年」,就是因為我認為時間是最重要的,民歌只是時間的幻影,用來反襯時間的殘酷、無情,以及時間洗禮帶來的體悟,以及對生命的新看法。
...
...
這些受訪者都是習慣鏡頭、習慣鎂光燈、習慣被採訪的人,所以他其實很容易就呈現出一個要給你看的那一面,例如有很多訪問的問題,我相信他們都回答過千百遍了。如何打破這種組織好的「標準答案」,繞過這個東西看到他們的反面,看見冰山下的很多東西,這就是我在做這個片子時著力最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