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武雄怎麼寫競選歌

http://giveme555.pixnet.net/blog/post/30547069
創作人不應該去服務政治,身為一個創作人,如果我是照著候選人的競選主軸,選戰策略,文宣內容去完成這首歌,那麼,我是在服務政治,這樣,會讓這首歌的價值降低,會讓創作人的說服力減少。
反之,如果我是用一個創作者,用我對宜蘭這個地方長久以來的認識與感情,下筆去完成一首歌,去表達我對這個地方過去的喜愛,與未來的期許,然後,候選人認同我的價值,才用我的歌,那麼,創作人便在這件事情上擁有了主動權,政治沒有左右創作,甚至得服務創作。

確實,音樂有時是個工具,耶誕節少了那些歌怎麼會有氣氛?
這工具往往比其目的更吸引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