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林夕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2758670

林夕說,自己時常因寫詞,沒靈感、死線又將至,就會緊張到耳裡只聽得見噗通噗通的心跳聲。但探究這焦慮何來?他歸咎原因,「就是包袱太多。我幾乎每首作品,都希望能改變人心、改良藝術、提升文化水平、經得起時間跟文學的考驗、然後最希望——能改變這個不美好的世界。」
他的人生,視歌詞為第一,健康為第二,卻也因此為詞所苦。但沒想到,某次製作人朋友隨口說句,「就一首歌詞嘛,你就隨便寫寫就算了。寫完就唱、唱完就錄、錄完就派電台,看上榜要不上榜,哪有什麼難的。你以為是啥?文學啊?」一語敲醒夢中人。
起初,林夕氣極敗壞,覺得尊嚴被踐踏,但忽然之間,他發覺自己心率恢復正常,焦慮的毛病也解消了。「對啊。不過是一個歌詞、不過是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理想…...盡情去踩。」林夕說,等靜下心來,再想一次,若這目標、這夢想真是你一生所愛,那就再重新以一個沒有壓力的狀態,「重重放下,輕輕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