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張瑋瑋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IwMTIyMQ%3D%3D&mid=2650294114&idx=1&sn=d247c4de7a80cf920d07d88e8aa046cc&chksm=bed1734889a6fa5e45bef20656cf2e5d51be395d44081e956572f56ea1f5f2d3b267698c7bb3&mpshare=1&scene=43&srcid=10184eDFYA9PGAUt798sMqcP#rd

我慢慢發現你想做的和你能做的其實是有很大差異的,還是得搞明白這個。有很多年我心目中的自己應該是一道追光,我一個滑跪,用牙在電吉他上咬出一段solo,那無疑是幻想啊!人的路是設計不出來的。好多路你想往前走,走的過程就發現沒辦法再繼續,得這麼幹。

我2012年出的專輯《白銀飯店》,馬上就快6年了。“五條人”跟我同時出專輯,他們都出到第三張了,萬曉利算速度慢的都要出了,更別說馬木爾,距我上次出已經出30多張了。這肯定焦慮,幹這行的嘛,唱老歌肯定會不好意思。
但是這跟生活有關係,我已經連著兩個月幾乎每一個週末都在不同的地方過。因為我和郭龍要演出,“野孩子”也要演出,特別錯亂。這個週末你在上海和一幫朋友在一起,特別好,轉眼散了,你到一個地方調整三天,剛調整好,又去另一個地方。
這幾年,我個人的感情、情緒其實是不存在的,我一直是被我的生活左右的。


音樂現場好就好在它有紕漏。你聽現場不會在意那些紕漏,因為聽現場你其實看的是一個更裡面的東西,反而聽CD的時候你會聽紕漏,錄的人在迴避,但是在迴避的過程中很有可能會把最重要的那個東西丟了。我們形容現場跟CD是這麼形容的:現場就是騎摩托車,CD就是開汽車。你開汽車跑長途,窗子一關,沒風沒雨,但是騎摩托車是吹風淋雨。
現場就是有這個風吹雨淋的氣息,現場不是你台上的人決定的,台下的人太重要了。因為音樂其實是台上台下一起呼吸造成的,你拋出去一個東西,下面人有反應,你的自信心就往上提,越拋越接,觀眾和台上是這個關係。但是如果底下的人不接,你的自信心就越來越沒有了,到最後就在台上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