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講究 -- 梁文道

http://www.commentshk.com/2017/12/blog-post.html
我曾經在一家日本手沖咖啡店,遇過求道似的咖啡職人。你一進店,他就很緊張的先向你解釋,他家只賣咖啡,沒有餐點,沒有零食,沒有別的任何飲料。甚至那咖啡,也不會做出任何加奶的變化。既然你懂了,他就會按你的要求,從一個個罐子裏面小心翼翼地取出點選好的咖啡豆,仔細而精準的測量它們的重量,用最穩定而規律的動作去研磨那些豆子。他煮水也不忘測量水溫,估計用的水也不是等閒。印象最深的,是他注水的動作。其他人多半都是手臂轉動,把水壺的壺嘴朝着盛載了咖啡粉的濾杯,由內向外一圈一圈轉出去。可他卻手臂不動,用上了整個腰部的力量,站在原地像是跳韻律舞一樣的打圈。整個過程,他不發一言。而我們所有坐在那裏等着喝杯咖啡的人,也都緊張地不敢作聲,衹是沉靜注視,像看某種古代巫術祭祀一樣地看着他的一切動作。好不容易,咖啡總算端到你的眼前了。此時,所有人聚精會神,先是有點裝模作樣地先聞一聞它的香氣,然後恭恭敬敬地用雙手舉起杯子淺吮,再長長吁出一口至福的嘆息(他們是日本人,你懂的)。
喝完咖啡,回到馬路邊上,我真是大大地舒了一口氣,心裏祇有四個字:「有必要嗎?」也許那杯咖啡是好的,也許這麼莊重地喝會讓我喝出不一樣的咖啡味道,但這實在不是日常,而是異常。
老友胖子是台灣研究咖啡的先驅,他說當年他們那票在BBS上討論咖啡的,只有他沒去開咖啡店(就是近二十年前死掉的那批前浪),前陣子他賣掉所有咖啡機私,不搞了;
何必呢?不過是喝個咖啡,搞到那麼誇張幹嘛?

以前我喝茶總是去買烏龍最便宜的,現在窮,買便宜更多的台灣紅茶,照樣也能享受茶啊...
最近常常連上線去聽各家高手編纂的音樂曲目,當然,internet上,都是mp3等級的,用我這套砸了數十萬的設備來聽未免太浪費,但照樣聽的很高興;
反倒是前兩年想說得知道眾人在聽啥,聽一堆爛CD痛苦的要死,那陣子真的不怎麼愛聽音樂...做功課真辛苦...毫無享受可言...

爛的音樂再好的音質都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