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

黃中岳談歌唱比賽

https://www.facebook.com/rayhuang.guitar/posts/155927595014793

社會人文因素,譬如社群媒體興盛所造成的分眾、同溫層現象,導致『共同性』的音樂訴求取向越來越難有交集,而年輕音樂人感知到對於現況改變的無力,於是普遍性地選擇『做自己想做的,因為反正也不會有更多人認同』的厭世傾向,做為評審的我,很容易看到,特別是『民歌比賽』中非常重要的『原創歌曲』中,文字(歌詞)所展現出來的『自我陷溺』的極大化。
這個現象的事實是:『翻唱組』(獨唱、重唱)的音樂詮釋能力,隨著資訊普及、學習資源容易獲取,而有了非常大的進步,但他們唱的都是『市場已經成立』的舊有作品;但在『原創組』,即便因為同樣上述的原因,而讓新世代的旋律能力越來越好,但詞意卻是越來越個人表述而越來越難以取得閱聽人的共鳴。用一句白話文:『唱得好的人沒有新的好歌可以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