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貝莉:我以為我世故了,但張楚一開口還是哭了。


http://youtu.be/VO_AxUvq7tI

https://blow.streetvoice.com/31861-%E8%B2%9D%E8%8E%89%EF%BC%9A%E6%88%91%E4%BB%A5%E7%82%BA%E6%88%91%E4%B8%96%E6%95%85%E4%BA%86%EF%BC%8C%E4%BD%86%E5%BC%B5%E6%A5%9A%E4%B8%80%E9%96%8B%E5%8F%A3%E9%82%84%E6%98%AF%E5%93%AD%E4%BA%86%E3%80%82/

張楚是我的青春,最悲痛的最慘的最充滿愛跟懷疑的青春。我還記得那年用 MSN 離線留言跟我分手消失的男人,在張楚說他不唱的那年,突然冒出來留了這條新聞給我說他好難過,我心想他媽的,你消失的那天我比較難過吧!
喔不,才不是,他貼給我的那天我居然心軟了還跟他討論了好久失去了張楚該怎麼辦?
那年我不相信愛情、對於工作自我懷疑,我心愛的歌手不唱了,想要放蕩生活只有床伴又玩不起,那時以為生命如此,如今卻連那是 2003 還是 2004 都想不起。
我大了振作了,繼續過著日子。失戀的時候在和平東路的操場大喊著 DJ 放〈孤獨的人是可恥的〉嘲笑自己嘲笑朋友,在年輕的妹仔聽著白淨斯文的 DJ 放著〈愛情〉說好浪漫時,拿出老妹可憎的姿態端著酒說:「張楚明明很殘忍,一首歌唱完『愛情』,從愛死你到狠心拋棄也不過幾秒鐘一個轉折而已。」

我一直想辦聚會,就是希望聚會者放些自已生命中的音樂,講這音樂在他人生的故事;
有人說,人人生命中都有一首歌,不只一首吧?很多很多首吧,
說出來,讓大家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