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Virginie Descents談Madonna

http://www.babyou.com/opencms/channel4/Article000818.html?__locale=zh_TW
隨後她在《Music》的前奏中悠悠哼起《馬賽曲》,樂師同時奏出這首法國國歌的音符。這可能是整場演唱會最令我訝異的一刻,不是因為將近兩萬名觀眾隨之唱起國歌,更不是因為我的同胞們居然記得那可怕的歌詞,使我大受驚嚇;而是因為瑪丹娜的臨場反應。彷彿台上進行的只是非正式預演,她臨時打斷所有樂手和舞者,安靜聆聽觀眾的歌聲。她表現出的情感是真實的:經歷過紐約九一一的瑪丹娜對去年秋末的巴黎恐攻顯然感同身受。


我不知道是否在那一刻以前,她就想過要前往共和國廣場。總之,離開演唱會場時,她套上雪衣、拉著兒子,於午夜時分趕到那裡,因為她想說:「我聽到你們的聲音了。」在吉他伴奏及一群路人簇擁下,他們唱出《Like a Prayer》、《Ghosttown》及約翰藍儂名曲《Imagine》。或許還是有人要酸她愛作秀,但又有什麼更好的地點、更好的時間、更好的樂曲,可以表達她惦念著法國的心意?

雖然我摘這段,但這篇更重要的是談Madonna對女性形象的影響,甚至我們可以說,她改變了全球女人的地位。
女性,不是第二性,女性主義,也不該是讓女性成為男性的複製品。
女人就是女人,有其脆弱、 堅強、喜好、天真、慾望、愚蠢...各種面向,一如男人,只是二者面向不同而已,否則,這世上何必有女人。